Chinese and the Church

Anything related to Asia and the LDS Church

Browsing Posts tagged 台北

教會在遠東的發展 十二使徒之一興格萊長老在一百三十二次常年大會上講話 各位弟兄姊妹: 今天在座的都是本敎會全世界各地的最高負責人。今天這一 天也可以說是我們敎會史上一個有意義的重大日子。在我個人的 看法,我們今日這些聖職持有人員聚集一堂,惟一目的,祗是想 如何去增加人與人之間的情感,求取世界的眞正和平。我相信終 有那麽一天,我們這種聚會將成爲世界人類的眞正議會。 從各位的業務報吿中,我很高興的看到一個共同之點,由於 主的靈臨到了世人頭上,使我們每一個替神服務的人都加速的提出了我們堅强的見證。 各位知道,我在敎會担任了照料遠東部份事務的責任,因此,我應該代表我們遠東方面負責的傳道部會長和傳敎士們,將那 一方面的事情提出來向各位做一個簡短的報吿。由於地區不同,接觸較少之故,那一方面的情形,對於大多數在座的各位可能會感到新奇和陌生。 我曾經在遙遠的地方,聽到各個種族的忠實末世聖徒,用他們各種各樣不同的言語作出見證,來表達他們由衷的信仰。他們 知道神是眞活着的;耶穌基督爲世人贖罪,是人類的救主;他們又知道,斯密約瑟是神的先知,上帝派他來在這一個大時代中,重新建立祂的事工。 各位弟兄姊妹,在這些外國的地方親眼看到神的事工照着祂那偉大的計劃順利進展,是靈感方面的一種最高體驗。祂正在其他的地方收集祂的兒女—「一市一個人或一家兩個人。」祂在想到當年傳道時對貧窮,困苦的大衆,和那邪惡的以及被壓迫的人們所作的允許;祂在準備囘答那些在這遙遠地方爲福音努力的人們底虔誠祈求。 各位試想一想,這些優秀民族的生活一旦接觸到了福音的眞光,將會引致如何奇妙的後果啊!在菲律賓,香港,台灣,日本,韓國,冲繩島這些地方,看到許許多多的忠實信徒,不禁令人想起舊時使徒彼得所說的話: 「我眞看出上帝是不徧待人,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,都爲主所傥納。」(使徒行傳一〇:三一︱三五) 今天,我們敎會在這一帶地區有八千個本地的傳敎士。再加上一部份美國聖徒,他們大半是在軍隊或經政府派定駐在各地服 務的,已經形成一支堅强的力量。不過,推行這種傳道事工並不是一件容易工作,而得到這許多人前來歸信並不是輕易倖致的結果。臝得歸信人們的信心和世界各地一樣是一件很艱巨的工作。傳敎士們經常不斷遇見使他們頭痛,失望,灰心,沮喪的事。目前我們所得的成就,不知道費了幾多心血去祈禱,幾多時間去耐心等候,等候神的靈降臨其地,才有今日。 我現在在東方這些城市中,熱鬧的街道上行走的時候,眼看着我們敎會事業迅速進展的情形,不得不想起一百年前神所派遣 的僕人們來到這一方面的遭遇。 遠在一八四九年八月二日,經過一個特別會議,傳敎士施陶德和其他兩個同伴被派到中國去傳道。他們於一八五三年到達了 香港。我們現在可以想像到當時的情形。由於天氣酷熱,言語不通,風俗習慣的不同以及水土不服等種種原因,他們無法展開工作。沒有人願意聽福音,所得的囘答只有輕視與嘲笑。因此,他們只在那裏耽擱了四個月就因爲生病而回了美國。 經過一個世紀以後,在一九二一年的正月九日,現在的總會長麥基.奧.大衞先知作世界佈道旅行的時候到了中國,進了當 時所謂「禁城」的北京城。他憑着使徒的權力,將這個大國的土地奉獻與神,作爲傳播福音之地。我一再的讀過他當時的祈禱文,那是一篇至誠的禱文,一篇奉献的詞語,也可以說是一篇有見地的預言。其中有這些話,「天父,……求你破除他們迷信的縛朿,使此土的靑年男女們能夠如你的兒女所得到的光明一樣,從黑暗中得到榮耀和光明。天父,求你允許此地的靑年們經過正義和道德的生活以及虔誠的研究,去準備他們自己,用他們自己的言語對他們的同胞去宣揚救恩的信息。」 我現在對各位作見證,時至今曰,神已經囘答並允許了麥基會長的祈求。現在中國的迷信縳朿已經解除,靑年的男女們已經由過去的黑暗時代逃了出來。我今次在香港參加了一個將近八百多人的敎友大會,看到許多靑年的中國弟兄姊妹唱出錫安的詩歌,用本地話作出眞理的見證,我希望你們各位能夠有機會參加此種塲合,我希望你們各位也和我一樣有機會對那些靑年的中國傳敎士們講話。在他們的談話中,有人這樣說,「我一向憎恨美國人,和一切外國人,可是,自從我遇到這些傳敎士之後,我的觀念完全改變了。」另外一個說,我們中國的古語說,「四海之內皆兄弟也」。我不問他是美國人,英國人或是加拿大人,我都當他做兄弟看待。」 這次在台灣有一位漂亮的靑年本地傳敎士,他用中國的國語宣講福音,說理透澈,令人感動。這位靑年人的祖先相信佛敎,而他自己却篤信本敎,其人能力的高强,信心的堅定以及丰度的優美,爲我們敎會傳敎士中不可多得的人才。 在麥基會長的奉獻禱文中,還有下面一段話,「願將來蒙召喚到中國來傳道的長老們和姊妹們都能了解中國人情,特別注意 他們的高度智慧和靈性的發展……使得神的事工進行順利,收獲無窮。使得工作人員心境安定,勝任偸快。」 在香港九龍尖沙咀一間樓上,我參加了傳敎士和姊妹們一個十三個鐘頭的見證聚會,會中每一個傳敎士和姊妹都提出了他們喜悅中國人的見證。在自由中國的台北市一個倉庫房子裏,我聽到一位出身富裕家庭的美國靑年傳敎士這樣說,「我感謝神,使我有眼能見,有口能說,有脚可以走路,挨門挨戶的去傳播主耶穌基督的福音。」這話令我深深的感動,我永遠不能忘記。 這就是我們傳敎士的工作精神,他們有的來自洛杉機與泊爾岸,有的來自力堡和樂琴,有的來自伊柏蘇。在神靈的帮助之下,他們很艱苦,很勤力的學習本地方言,以便和當地人被此了解和認識,把神的眞道傳給他們。 在曰本的情形也差不多是一樣。一九〇一年,格籣總會長在日本創設我們的敎會。初時情形頗不如理想,在二十年當中,只 有一百二十七人加入敎會,所以在一九二四年,敎會就將日本的傳道部停辦了。後來,在二次世界大戰以後,又接着開辦,從那時候起,神的靈才開始照顧這一方的子民到了今天,我們敎會在日本有四千個敎友,這些人勤敏自愛,忠於敎會,不下於世界其他各處。現在,南自冲繩島,北迄北海道都有敎會的分會,我覺得非常滿意,並且有絕對的信心,對於這一個大國的優秀民族,我們將會有許多工作去做。 在韓國方面,我們有敎友一千三百人。其中大多數爲知識份子,忠實信徒。我記得有一次我們站在一起,大家同唱: 「現在是救恩時代,讓我們鼓舞歡欣, 我們不再是流浪的異鄕遊民。 大好信息傳遍了每一個人和每一個國,我們深信救贖的時期已經接近。」 唱過之後我們每一個人眼睛裏都含着一包淚水。 我在這些地方同聖徒們在一起的時候,聽他們作見證的時候,或是參加他們靈性集合的時候,沒有一次不令我想到保羅對雅 典人的講話: 「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的人,住在全地上,並且豫先定準他們的年限,和所任的疆界。要叫他們尋求上帝,或者可以揣摩而得,其實祂離我們不遠。」(使徒行傳一七:二六︱二七) 由此我們知道,福音是爲天父所有的兒女所共同享有的,東方民族自然也不會例外,只要神的靈感動了他們的心,他們對於敎會的信仰並不會亞於世界其他各地。他們對於敎導的福音可以立刻的用他們自己的言語來作出見證。這也就是神聖事業的最大証明之一 。 塊塊地方都有奇蹟出現。一個貧苦而極迷信的賣魚小販子自從接受福音持有聖職之後,他從水裏重生,替敎會服務,他放棄 了從前的生活方式,完全變過了一個新人,這可不可以算作一個奇蹟呢?親眼看到這類奇蹟的出現,當然可以增加我們的快樂與靈感。不過,與此同時也就使我們感覺到一種更重大的責任。我們會覺得田地裏的收穫地區過大,我們勞作的人手過少。這些地方的城市人口動以若干的百萬計,以東京一市而論,人口就超過了千萬以上。我們將如何的加速去培養大量的傳道人員以適應這廣大的需要啊? 當年那些傳敎士初次去北京的時候,總會長楊布力千曾經說過這種的話:「神的事工,日益擴展,現在我們所急於需要的是 大量的人力和方法以及特別的智慧,精神、才幹、和忍耐。」Millennial Star Vol 15 Pg 107 各位想想,遠在一八五二年,敎會就感到有此需要,時至今日,這需要的程度將是如何的迫切呢?各位弟兄姊妹,神的事工 確確實實的曰益擴大,事實上也確確實實需要大量人力和方法去推動它,自然也需要更多的智力,精力,才力和耐力去應付這項需要。因此之故,我們個個人都要更勤力的來準備我們自己,以 便一有機會來臨的時候,我們就可以在這個大時代中担起爲神工作的偉大使命。 […]

I came across this video series on YouTube. It is a history of Missionaries and the Church in Taiwan. It includes a great interview of Hu Wei-I 胡唯一。

Today I was looking through the 1974 issues of the 聖徒之聲. On page two of the September issue I found a stylized quote from the recently translated Doctrine & Covenants. The Taiwan edition was published in April of 1974. Here is a scan of that verse. “你要在一切事物上感謝主你的神” —教約59:7 This translation held through until the D&C was […]